2014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育信息 >

封面报道|陈大同:中国尚处微创新时代

2019-10-26 17:29:36

封面报道 | 陈大同:中国尚处微创新时代

《IT经理世界》杂志2015年03月20日出版

华山资本投资管理公司创始合伙人陈大同博士算是一名“老创客”。他是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,考入清华后,他珍惜大学教育的方式极为异类,“我很少上课,以自学为主”;即便自学,陈大同的成绩同样优秀,得到了多门课程免考待遇。而节省下来的时间,就用来做“创客”:业余无线电、公用洗衣机的“自动收费系统”、照片洗印放大机……那时条件艰苦,这些发明所使用的工具在今天很难想象,他曾锯下椅子腿、卸下门把手,做成洗印放大机的升降架。陈大同笑称,“这可是当年的泡妞神器”。

离开清华后的数年,陈大同先后与人联合创办了豪威科技和展讯通信,成为成功的企业家。2010年,他又联合创办了华山资本,对全球高科技公司进行投资。华山资本定位在晚期VC和早期PE,但陈大同个人也做天使投资。最近,他很看好一位做触摸屏的创客,这个技术很酷,将触摸位置移到了电子设备的背部,便于在触摸设备上实现单手操作。

陈大同感到,国内的创客数量不少,但质量不高,根源在于“土壤”。比如像GoPro运动相机和大疆无人机等,就不可能最先在中国流行,因为这里尚未形成“什么新东西都愿尝试的极客群体”。而“美国有一帮极客,足以支撑起一个初始市场,创新可以由此进一步发展到大众市场。”

“中国现在处于微创新时代。一方面由于创意不够,另一方面,即便有创意,市场接受能力也不够。”他举例说,像载人商业飞船项目,就不可能在中国找到投资,因为中国还没有到异想天开的阶段。

所以,展讯等大量创业企业都以微创新起步。伴随大量微创新的产品卖出去,大家的胆子会越来越大。极客群体逐步形成时,才能迎来新的创新阶段。陈大同预计,中国创新在5年之内会相当不一样,10年后很可能与美国比肩。

亲身经历了国内过去10多年的创业历程,陈大同认为,中国的创业门槛高与投资模式也有关系。10多年前,中国VC基本做的是PE的事,PE做得像Buyout基金(并购投资)。后来才有了真正的VC——北极光、金沙江和红杉。但他们也不敢照搬硅谷的VC作风,仅凭一张商业计划书就敢投钱,这背后有血本无归的教训。他们要看到样品,观察团队磨合等等。

到了2008年左右,中国才出现了天使基金,如泰山天使基金、创新工场等,它比风险投资要更早一个阶段介入企业,投资额度在100万元到500万元。“即便这样,离创业企业还是有段距离。一个产品出来可能只需要几十万元资金,但没有人这么投,中国创业正是卡在这里。”陈大同分析。现在又有了众筹,进一步降低、分散了风险,让中国创新创业环境更为友善。“但国内众筹刚起步,还要经历大浪淘沙,活下来的才知道什么叫‘中国式众筹\\’”。

多年创业和投资经历让陈大同总结了成功CEO的三要素:眼光、心胸和执行力。CEO如果只具备眼光,至少能成功做出一个好产品,运营销售额几千万元的公司;如果他同时具备心胸,有刘备的本事,就能请来、稳住诸葛亮,组成高素质的团队,经营销售额几亿元的公司;要想成就霸业,那得学曹操,在公司内形成一套管理体系和文化,使之融入大家的血液,这叫执行力。

虽然成功企业各有不同的文化,但本质一样——赏罚分明、不任人唯亲、类似民主集中制的方式等等。

对于创业时机的争论,陈大同想得很开,“什么时候创业都可以,只是成功几率不同,刚出校门的学生对于市场的判断力、阅历与从业者必然有差距”。但尽早创业也不是坏事,尽管成功率低,汲取经验教训的时间成本同样低。“何况年轻人创业有个最大的优势,就是思维活跃,敢于异想天开”。

清华在学生创业问题上的态度经历过变迁,陈大同提醒中国学生“在校不要读死书”。作为清华企业家协会前主席,陈大同有过关于教育的反思:“清华很多成功的创业者、经济学家和教授,在校时都算‘异类\\’”。比起分数,广泛的兴趣、综合素质和学习能力更为重要,它们不仅有益于创新和创业,更有益于整个人生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? 如果您喜欢我们推送的杂志内容,欢迎您分享给朋友们。

? 获取更多精彩文章,回复关键词“目录

? 《IT经理世界》微信号:ceocio_magazine

? 订阅,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


相关阅读:
专科本科自考网 http:/www.hga9999.org/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