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

2020-01-14 06:06:57

狗,一直在主人家里安静又乖巧的狗,但在外人面前的确是这样的,在我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有一份“豁出去”的大无畏。我叫christy,金毛,主人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也不知是什么用意,但我知道,陪伴小主人玩耍是我职责。

小主人只有五岁,她妈妈换她“糖宝”,糖宝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,肉墩墩的脸庞镶嵌着一双黑水晶般的眼睛,灵动、天真、纯洁,嘴巴只有一点点大,就像是两片极小的桃花瓣儿;我最喜欢的还是她浓密的睫毛,长长的,微微往上翘,当她冲着我胡乱地喊我名字——“克瑞吉!”,一摇一摆地向我奔来,我也会屁颠屁颠地迎上去,她猛地蹲下,望着我,灵动地眨巴着她水晶般闪亮的眼睛,应和着她长长的睫毛,在糖宝眼里,我仿佛看到了天使!她又一下爬到我身上,我高兴地跑着,却护着糖宝不让她摔下来。糖宝,她就是我的幸运!

这个可爱的女孩渐渐长大,已是八岁的年龄,该上小学了,但那双清澈地眸子依旧灵动纯洁,跟小时候一样,她还是常常趴在我身上,在我背上发出银铃般清脆酥甜的笑声,我粲然一笑,任她在那儿尽情地释放她的快乐。“顾糖!你的拼音读了没有,还在这里跟christy玩!”是我的主人,糖宝的妈妈,那是一个情绪无常的女人,糖宝小的时候还好,只是现在,她时常冲糖宝发火,每次看到她某种闪烁的水珠,我都百般心疼——噢,那是眼泪!望着糖宝可怜兮兮的模样,只觉得身上某个部位疼的发慌,不知是怎么回事。

最后一个儿童节,也是糖宝的生日,那天过后,我便甚少见她笑,在过了段时间,连见也见不到她,偶尔这么一两次,看着她无光的黑水晶,带着道不明的疲倦和无神进了厕所,此后,便又不见了踪影。糖宝怎么啦?是病了吗?那主人为什么不给她药吃?我疑惑,没有缘由的难过,主人每每端来我的排骨却也没有任何胃口,以前,都是糖宝给我送的饭啊!以前,每当她来,我都会吃得很香,她会宠溺地看着我,摸摸我的头,然后靠着墙角,坐在旁边给我读拼音,那几声稚嫩的声音我至今难以忘怀,是那样认真,满是生机。而现在,她都不来了,连一个眼神也没有。

“顾糖,我出门一趟,如果我回来的时候作业还没写完就别想睡觉!”主人“嘭”一声关掉门,扬长而去。我却早在心里打下算牌——看糖宝去!我蹑手蹑脚走到卧室门口,“糖宝在写作业,我可不能吵着她!“我这么对自己说,语言里满是坚定,小心翼翼用爪子贴了贴那门,糖宝开了,却好像不是她了。她瘦了,手脚冰冷,眼睛里满是疲倦,她渐渐蹲下来,抚摸着我的头,那份冰冷更加浓烈了,她发出沙哑的声音:”christy,你怎么来了?“她终是会读我的名字的,却没了小时候那种感觉,我发出无力的”嗯“,却看见她泪如雨下,望着书桌上那一大堆不知名字的书、纸,或是懂了些什么,任她的泪水打湿我的毛发。今晚注定感冒,但也无悔。

这就是糖宝,她从一个天真的天使变成现在这种我也睡不上来的状态,心中只得泛起层层涟漪。连孩子的节奏都这么快,还怎么发展下去?

说好的缓缓归矣只是个傀儡么?

初一:苏尹羚


相关阅读:
电微同步15087819951 http://www.kb1288.com
上一篇:我最亲爱的王老师  
下一篇:欠条格式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