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数码家电 >

关于新年的作文:车夫与新年

2019-10-21 15:38:37

关于新年的作文:车夫与新年

一想到冬天,寒冷刺滑的冬风似乎立刻扑面而来,我条件反射般地冷得直哆嗦。在这样的一个季节里,唯一能令人快乐起来的,可能也就只有过新年这么一件事了吧。

大人们都躲在温暖舒适的家里拉着家常,而我和姐姐却固执地冒着风去买书。比起呆在家里发愣,倒不如出来吹吹风,清醒清醒脑袋。刚出书店,夹杂着雨丝的寒风扑面而来的那一刹那,我就开始怀念家的温暖了,没办法,路也不近,还是坐三轮车吧。

远远的,一辆三轮车驶了过来,我赶忙招手,也不商讨价钱,就和姐姐上了车。

我整理好书后才终于抬起视线,这一看不要紧,把我吓了一跳。简单的板寸头顶着颤巍巍的雨珠,黝黑的脸像一张被揉皱的纸,最叫人胆战心惊的,就是右脸下那一道不短不长却又狰狞的一个刀疤,各种可怕的事瞬间涌入我脑海,我被吓得几乎动弹不得。深绿的小褂和长裤,还有一件薄薄的黑毛衣,两只枯瘦黝黑的手牢牢握住车把。空气瞬间便凝固了,我再不敢抬头看他,死死地盯着他枯枝般的手,恐惧如疯长的藤蔓寒风刺骨,我血液凝固,只看见自己的手紧握塑料袋,指尖发青,僵硬冰冷,双脚也没有了知觉,雨水沾湿了脸,发丝紧贴着,我不知所措。

他蹬车的步子放缓了些,耳边飘来若有若无的歌声。他主动开口问:“小妹妹几岁啦?”“十岁……快十一了。”我怯怯的开口。“念几年级啊?”“四年级。”他忽然欣喜地开口,“我小儿子也念四年级,他就知道玩,玩,玩,根本不用功念书……”我们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,他忽然叹了口气,嘟囔了几句,我没听清,他又侧过头来,那狰狞可怖道疤现在我眼前。我家大小子在念高中,在老家,也不知道过年能否过这边来,他要回来,我也只能让他带他弟回老家,这边日子不好过啊……他的后半句被淹没在了雨幕里,再也没听清。

“过年啦……”他又转回头,就再也没有开口。我看着他佝偻的背,像一截枯瘦的树枝,在寒风中费力的摇摆。

是啊,过年了……


相关阅读:
盈丰国际网址多少 www.mrzyzs.com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