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“黑司机”深夜劫财记

2020-01-10 02:59:33

柳英的丈夫是泰兴元竹镇一家企业的会计,经常上夜班。柳英的儿子在泰兴城里住校,半个月才回家一趟。

2008年12月6日凌晨2时许,睡梦中的柳英被响声惊醒,她睁开眼,一束手电光照来,她下意识捂住眼睛,有人趁机扑上来,用被子蒙住她的头。柳英隐约看到3个男子的身影。

柳英舞动双臂,拼命反抗。

“老实点!”一个男子用毛巾反绑了她的双手,又用裤子捆住她的双脚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柳英问道。

“闭嘴!”一男子冲上来,拿着电视机的罩布,塞住了她的嘴。

3人在家里翻箱倒柜,一无所获。一个男子急了,打了柳英一拳:“快讲,你家钱放在哪里?”

“如果找不到钱,你就没好果子吃。”男子一边威胁她,一边在床上翻找。柳英开始紧张,很快,对方掀开床板,搜出钱包,里面有2700多元现金。

这些人临走时抢走了柳英放在枕边的手机。

柳英好不容易坐起来。双腿麻木的她下楼后发现,门完好无损,卫生间窗户的钢筋被撬弯。柳英拿起电话报警,电话线被拔掉了。柳英十分害怕,打开电视,一直坐到天亮,才到派出所报案。

柳英向警方反映,三男子都说不标准的普通话,夹带三泰地区口音,二三十岁,对方走后,她隐隐约约听到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。

2008年12月18日,秦兴市泰兴镇的哥赵仁向警方报案,当天凌晨2时45分左右,他驾车行至泰兴城区大庆路,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招手上车,提出到姜堰顾高镇。男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,车过泰兴黄桥查报站约500米处,男子打电话,说:“我已过黄桥,马上到顾高,你在路边等。”

车至姜堰顾高溜冰场附近,男子又打电话,问对方到了哪里。两三分钟后,一个20多岁的小伙跑过来。小伙上车后,坐在驾驶员后面的位置上,叫赵仁往北开。车过了顾高塘桥,小伙子又要拐弯向东,行至蒋伦公路五一桥,小伙子叫赵仁继续向南开。

路越来越偏僻,赵仁有些不放心,问究竟到哪里。小伙子掏出手机,又打了个电话,“你到哪里了?我们车子已拐弯向南。”

见赵仁生疑,小伙子说:“朋友约场子打牌,场主派人开摩托车来接我们。”

赵仁继续向南开了三五百米,行至永丰桥北,摩托车还没来,小伙子说,“你先停车,让我下来看看路线。”

车一停,男子就一把抢去车钥匙,冷冷地说:“要过年了,兄弟们没得钱用。”小伙子则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刀。

赵仁掏出了车上的810元钱,两人又逼他交出手机。

赵仁下车后,跑了两三公里,看见一户人家,敲门喊“救命”。房主报警。

之后,赵仁带民警前往案发现场。在五一桥东五六百米处,找到出租车。

赵仁告诉民警,两男子说“三泰”味普通话,一个30岁左右,一个20多岁,都瘦瘦的。

警方分析,两起抢劫案可能系同一团伙所为,犯罪嫌疑人是本地人,其中有司机。民警提供了数十名有前科的司机照片,让赵仁辨认。

赵仁一眼就认出了“小伙子”许建树。

许建树25岁,姜堰镇人,2007年夏,因犯盗窃罪被姜堰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。

2009年2月3日中午,民警得知许建树在姜堰城区康华新村一排档就餐,当即前往。许建树正和一男子饮酒。男子与赵仁所述的另一犯罪嫌疑人的特征差不多。通过比对照片,发现对方是姜堰梁徐镇31岁的秦存龙。

许建树和秦存龙归案后,承认了抢劫赵仁的事实,并交代了伙同谢本华深夜入室抢劫泰兴一妇女的犯罪事实。

谢本华39岁,姜堰蒋垛镇人,曾先后4次因盗窃、寻衅滋事获刑。民警多次前往谢本华家,都扑了个空。2009年2月6日凌晨,躲到朋友家的谢本华吃过早饭,正准备外逃,被守候的民警抓获。

经审查,谢本华承认了跟许建树、秦存龙合伙抢劫柳英的犯罪事实。

2007年1月,谢本华买了一辆二手农用车,没有办理相关手续,偷偷做运输生意。一天晚上,谢本华的车坏了,他拦下秦存龙的出租车,前往汽配市场购买零配件。

秦存龙的出租车也是“黑车”,只敢晚上出来。

途中,两人慨叹油价上涨,生意难做。谢本华说,要另找挣钱的路子。秦存龙说:“兄长哪天有了发财的路子,不能忘了我。”

“发财的路子有啊!只要你肯干。”谢本华说,他有个叔伯姐夫在元竹一企业当厂长,每次他去玩,姐夫都请会计陪他喝酒,会计家条件不错。一个人干,风险大,他一直想找个伴儿。

秦存龙听了这话,想起了许建树,许建树也跑“黑车”。2008年12月2日晚,秦存龙在姜堰汽车站等客时遇上了许建树,说起了谢本华的赚钱路子。

没想到,许建树很感兴趣。于是,两人去找谢本华。3人协商后,准备了手套、手电筒、撬棍等作案工具,柳英成了他们的头一个目标。(文中人物皆为化名)


相关阅读:
抖音点赞 http://aa7n.com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